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武侠古典  »  【金庸逆穿越Z】(08)作者:柏西达
【金庸逆穿越Z】(08)作者:柏西达
字数:5901


              (8)安西老师

  铜镜里,我顶着一个平头装,染成抢眼赤色;身穿刺绣有『湘北』两字的鲜红10号背心球衣……

  「都少侠,不,今后该叫你『虚竹』了,来,老衲带你去篮球场报到。」方证大师领着我,走出室外。『少林寺』连篮球场都有?唉,世界观又被我電腦里的动画片,搞得乌烟瘴气……

  不过这游戏系统倒开始有点新意,不再是一味取消金庸群书的男主角了:袁承志,置换为袁紫衣;向来取代诸书主角的我,今次竟直接成为虚竹。

  且慢,为何不让我变成俊男杨过、浪子令狐冲,偏偏是虚竹?记得《天龙》原文说他:『浓眉大眼,一个大大的鼻子扁平下塌,容貌颇为丑陋』……臭電腦!这是甚么意思?暗示我跟虚竹长得一样……不、不够好看吗?肤浅!男人的价值,可不是看脸蛋的!

  方证边走边说,指指点点,像个导游:「这一边是『中原厨艺训练学院』,即是少林寺的厨房啦,你肚子饿可以进内用膳,其中招牌菜『黯然销魂饭』,好吃到让人流泪啊。另外这一间,就是鼎鼎大名的『藏经阁』了。」

  『藏经阁』!最出名的,自是《天龙》那个深不可测的『扫地僧』!

  但眼前这『藏经阁』门外,只有一个小沙弥,在用……吸尘机……吸尘?旁边还竖立着木牌告示:『尊重长者,严禁老僧扫地。』……

  「呃,方证大师,贵寺有没一个灰衣扫地僧,武功强到可以生出气墙来的?」
  方证大摇其头:「没有、没有,绝对没有。」

  《射雕》,『五绝』神秘失踪;《笑傲》,没有『独孤九剑』;连《天龙》的『扫地僧』也不存在?这是为了将黄蓉等女角推上对抗外族的最前线,还是……另有玄机?

  「好,篮球场到了。」方证为我推开一座大殿的前门:「虚竹,只要你令本寺跻身全国大赛,留寺的一年期限,自可大幅缩短。」

  元、清压境,南宋最好还有余裕搞全国篮球大赛!本少爷也懒得跟你吐糟争辩!虽然没有瞬移捲軸,登出指令又被封锁,但我怎么也要逃出去!

  「碰!」方证关门离开,我站在殿门里,放眼望去,果真是一个合规格的现代篮球场,僧人三三两两,活跃非常——

  「流川~流川~我们支持你!」

  「这真是我田冈的误算!」

  「出现了!『大猩猩灌篮』!」

  「安西老师……我好想打球!」

  咦?球场上,当真有个一头白发,矮矮胖胖的肯德基上校……不,安西老师?
  这、这也太超过了吧?

  身穿简朴古装的安西老师,扶起跪在他跟前的长发崩牙俗家弟子,手舞足蹈:「对!打球很好玩的!太好玩啦!我以前也想不到,世上居然有跟武功同样好玩的篮球呀!喂,一个二个,开始练习吧!我来喂球给你们!」

  然后,这个安西老师,便左右开弓,两手连环传球;站在中圈,双手齐投,两个篮球竟能同时远距离地精准入篮;更可以一个人控着两个球,同时摆脱两个防守球员……

  两手分别传球、射球、控球?这感觉似曾相识!白发老儿……双手……互搏……一心二用?

  「甚么安西老师!」我惊喜上前,手指着他:「你是『老顽童』!周伯……」
  「殊、殊、殊!」他骤使身法,伸手掩住我嘴巴,证实我的猜想:「噤声、噤声!你这娃娃哪里蹦出来的?竟然认出『老顽童』我来?」

  「我、我是黄蓉的情……呃,我是你拜把子兄弟郭靖的……连襟兄弟都敏俊。」
  『老顽童』无甚机心,周伯通没有深究我的说话:「唉,郭靖不够义气!十六年前就早早死掉,一点都不好玩。」

  他搭住我肩膀,低声吩咐:「你别揭穿我身份!我好不容易才混进来的,若被少林寺误会我是来偷学武功就麻烦咯!」

  这家伙,真的只是一心潜伏于少林寺打球……提到武功,咦?这武林只有『半部奇书』,没有『九阴真经』;没有『九阴真经』,就不会有周伯通被黄药师困在『桃花岛』十多年,气闷到自创『左右互搏』呀……

  「喂,『左右互搏』是谁教你的?」

  他自豪地手指自己:「甚么别人教我!是我最初一个人打篮球时,是自己想出来的!左手抢左手、右手交左手、一手投篮一手封篮,很厉害吧?不过用来打架更厉害呀!」

  是我少看他的习武天份了,殊途同归,这游戏版的周伯通,依然创得出『一心二用』,真是教人佩服。

  「周老爷子,『五绝』失踪,异族肆虐,你武功高强,怎么不去襄阳协助蓉姐……不,郭夫人她守城?」

  周伯通连摇双手:「郭靖那婆娘古灵精怪,她自己理会得来啦!而且『老顽童』我不喜欢……跟女人玩。」

  明白、明白,瑛姑一事的阴影嘛……唔,『安西老师』既是周伯通,我想逃出少林,未必不可能呀——

  「『老顽童』,其实我在跟方证大师打赌,玩捉迷藏呢!」

  「哎呀?看不出来啊!方证那家伙,上次都不愿跟我玩!」

  「我是郭靖的连襟兄弟,排起辈份来,算是你的三弟了!我跟方证打赌,赌他今天之内,找不到我藏身何处……你就帮老弟我一把嘛!」

  「有趣有趣,但他是少林寺的地头虫,你躲在哪里,他都找得出来的……」
  「所以,我打算逃……躲到寺外,他可没跟我说过,不能跑到外面。」
  「哈哈,有意思,那你想我怎样帮你?」

  「你是老师嘛,就找个借口,带我走出山门,在外面藏起来。」

  「我说啊,要躲就躲远一点,跑到天脚底,要方证翻转中原都找不着你方够好玩!借口……有啦!我本来就想联络大理『天龙寺』的『天龙队』,跟我们『湘北队』打一场友谊赛的!」

  好吧,连大理『天龙寺』也有在打篮球……喔!说不定这正是我『虚竹』,进行『天龙』关卡的起点?

  周伯通笑得乐似孩童,拖住我蹦蹦跳:「我说你是队长,带你同去大理就是啰!快走快走!」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  有『老顽童』施展轻功拉着我,高来高去,几个转折,便暪过所有僧众,轻易带我逃出『少林寺』山门之外,哈哈!甚么要我待一整年啊?主角光环一开,谁也留不住我!

  「都公子,你终于出来啦。」山门附近,一堆大石头处,赵敏斜身倚坐,一身鹅黄女装,面莹如玉,笑意盈盈:「我等你三天了。你的脑袋……怎么变成这样?」

  想来是场景相隔不远,她没有受『时间差』影响;也幸好我今天就逃出来了,不然等到第四天,她或已跑掉……

  「都小子,这女娃娃是谁?」周伯通大皱眉头:「『老顽童』跟你说!千万不要跟女人玩,你教她点穴,摸她身体……结果就会对不起段皇爷……」

  「『老顽童』?你就是周伯通?」赵敏走下石来,负手背后,饶有兴味地打量:「听说你的武功,绝不逊于当今的『新五绝』!『六大派』之外,我本来最想生擒你的。」

  「生擒我?瞧妳跟黄蓉一般贼头贼脑……是不是她女儿还是徒弟?」

  「周老爷子,黄蓉是过气『妖女』啰,姑娘我才是当前最炙手可热的。」赵敏瞅我一眼:「呀,忘了,还有一个『妖女』,叫任盈盈……都公子,她的人呢?」
  看来任盈盈下山时,赵敏凑巧没看见……

  「虚竹!你想逃跑?」是方证,领着十八个金粉饼……『十八罗汉』追出山门来了!

  「哗哈哈,猫捉耗子,好玩好玩!就跟说好的逃去大理,要他追到天边也追不着!」周伯通一手拉我,我忙也拖住赵敏:「随便逃就好啦!大理离这里那么远……」

  「不远、不远!一点都不远!」周伯通百忙中,还遥对方证拍拍屁股,扮个鬼脸,才开口喊出两个字:『鲁—拉—!』

  然后……然后我们三个就——飞起来了?!

  一飞数丈,赵敏俯望已鞭长莫及的众僧,冷静如她,亦难免震惊:「周伯通……

  你、你懂得传说中神仙的……御风而行?「

  「不是啦!他念的是——『咒文』!」又『湘北队』,又是『鲁拉』,究竟有完没完啊!我头都痛了:「这是『瞬间移动咒文:鲁拉!』,可以瞬间一去千里!」

  浑身透出异光,包裹着大家的周伯通,得意洋洋:「好说好说,这可是连我师兄都不懂得的奇招!是我从一个叫『麻德利』的人身上,用『左右互搏』交换回来的。」

  赵敏恍然道:「传说中西域的大魔导士『麻德利』?据说他有一招杀着,要用双手齐施,原来是你教他的?」

  既然终南山下,都可以满街『史莱姆』,那赵敏知道有个甚么鬼大魔导士,也是很合理的对不……我却只垂涎周伯通这一手凭着自身之力,即可瞬移的咒文!一旦学会,就不须依赖得来不易的捲軸,可以随心所欲,去会合我失散的后宫伙伴啦!

  「周伯通,我也想学这『鲁拉』耶!你快教我!」

  「那你又教我甚么?我曾经和一对矮子、铁皮人兄弟玩过,他们总说,人要记住『等价交换』!」

  这老头究竟有多交游广阔……我可拿不出甚么来『等价交换』……

  就在我们三个置身瞬移光芒,越空朝大理进发之际,身后空中,忽然响起哀怨的女子声音:「四张机~鸳鸯织就欲双飞~可怜未老头先白~」

  总念着这几句的女人,只会是——『瑛姑』!

  「春波碧草~晓寒深处~相对浴红衣~」回头望去,后方空中,一个黑衣白发的老妇,正用『舞空术』穷追上来!或者是『鲁拉』……但这不重要啦!
  「周伯通!我找你,找了好多年啊!」

  「刘、刘贵妃?」周伯通涌汗如雨,满面愧色,双手抱头,加速飞走:「『老顽童』可没面子再见她!走为上着!」

  咦?他双手抱头?那岂不是——松开了拉着我的手?

  「呜~~哇~~」我跟赵敏十指紧扣,双双从高空急跌向地面——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  命不该绝,着陆点不是硬地,而是河流:「扑通~~沙~~」

  河阔水深,足以抵消高空堕下的冲力,我和赵敏双双游上水面,冒出头来喘气,有惊无险:「死、死不去呀!」

  「我闯江湖以来,从没遇过这……一连串怪事。」赵敏惊魂甫定,皱眉望我:「你究竟是甚么人?」

  『玩家抵达』塞外清疆『!』

  我俩从瞬移光芒中脱队,竟然大幅偏离前往大理的路线,误跌到关外来?
  『塞外清疆』……陈近南归天那日,我不单接下救助『红花会』的任务;连带答应了在场的康熙,帮忙除掉对他帝位虎视眈眈的塞外皇叔宝亲王弘历,即是《書劍》的『乾隆』……

  搞甚么鬼啊,让我化身『虚竹』,只道会去跑那《天龙》支线,结果却先来《書劍》的剧情?

  一面跟赵敏游向岸边,我一面开启选单,查看当前任务——

  『玩家须设法前往大理。』

  就是说,最终目标仍是到大理去,但期间遇上甚么旁支任务,就见一个、解一个这样子?

  呜呜,要从北疆到大理去,超级遥远的好不好……

  「都公子,瞧你神色,比三天前轻松多了。」走在前头的赵敏,忽然问道:「任姑娘是性命得保吧?」

  「对。」这可令我想起她们的仇怨起点:「赵姑娘,你想招安『嵩山派』的左冷禅是一回事,但指使他掳劫任盈盈,想借着强奸逼娶来要挟『日月神教』,这计策也太过……」

  「我敏敏特穆尔行事,可还没有如斯卑鄙无耻。」赵敏回过头来,一脸首次听闻此事的表情:「我确有招安左冷禅,着他对付黑木崖,但他用甚么手段,可非我的主意。」

  原来如此,我们一直错怪她了。但以任盈盈的性格,一定仍会怪罪到赵敏身上,以后该如何令她俩和解呢……

  「强奸逼娶……」一双似水澄眼,斜乜嘲弄:「听她一口一句,喊你俊郎俊郎那么亲热,想来并没便宜了左冷禅,而是你吧?」

  「我、我跟盈盈,还没有……」

  「当真?你这……小淫贼。」赵敏啐了一声,俏脸一红,转过头去……『小淫贼』啊,原作她用来调侃张无忌的,现在由我收下来了。

  她是想起在『绿柳山庄』,被我用三颗跳蛋搞得高潮之事?再遇以来,她一点都没为此事生气过,果如原著相若,从那一晚起就对我倾心了,嘻嘻……
  终于走到河畔上岸,时值黄昏,四野无人,好一个鸟不生蛋的荒芜地方。晚风轻送,满鼻花香,但附近一带,并没有半朵花卉啊?

  「好香……咦?」赵敏下巴一昂,示意我前望:「前面有人。」

  地上长长的无名植物,遮掩我俩;前方河边不远处,有一男一女。男的站着,背蓄长辫,书生服饰,正望向眼前一块大石上的女子——

  大石之上,一位白衣女子,伏地向西,虔诚祷告:「……祈求真神阿拉,指点我应当怎样做……」

  赵敏压低声音:「真神阿拉……是个回人!她在遥向西方圣地密加祷告;风中的花香,来自她身上呢。」

  女子、回人、花香……是——『香香公主』喀丝丽?

  淡淡的日光,照射在她白衣之上,美丽无伦的背影,流露着无限的凄苦,无限的温柔。这场景,应该是她正万分痛苦,在考虑要不遵从陈家洛的说话,舍身去侍奉乾隆……

  《書劍》原著,乾隆称帝,这一幕发生于长城附近;可这世界的乾隆,乃关外亲王,此事发生的场地,便转移到塞外来了……如此说来,那个站着的书生,就是陈家洛……

  良久,女子祷告已毕,慢慢站起,转过身来——

  十七、八岁的少女,白衣如雪,黑发垂肩;眼睛像天上星星般明亮,如秋水般柔情;肌若凝脂,灿然荧光,洁白如玉,皓如白雪;长身伫立,娇躯迎风,送出淡雅幽香,甜美难言:「陈大哥,你要喀丝丽做甚么,我总是依你。我就去……从了……親王。」

  「好漂亮……她……真美!」美如赵敏,亦被震慑。

  如果硬是要将金庸众女角的美貌程度,用数字来呈现,香香公主曾经令回、清数万大军,因为她的出现,而尽皆看得呆了,以此计算,其美丽战斗力,至少是四、五万人的级数……而『冲冠一怒为红颜』的陈圆圆,只不过是令区区一军营、一房间的几十个男人着魔而已……

  她果然是香香公主喀丝丽;那男的亦果真是送绿帽给自己戴的白痴陈家洛!
  好!我早就打定主意,要改变香香公主的悲惨命运!

  陈家洛闻言,纵身奔去,两人紧紧抱住,再也说不出话来。

  赵敏又评价起来:「这男的生得很俊呀,郎才女貌。」

  哼!不过是一副忧郁书生,深情款款的臭模样罢了!

  香香公主低声道:「早知道只有今天一天,我也不到这里来了。我要你整天抱着我不放。」

  陈家洛不答,只是亲她脸蛋……喂!你给我适可而止!

  过了好一阵,香香公主离开他怀抱,宽解外衣:「你瞧着我!你第一次见我,我正在洗澡。今天是最后一次……我要你看了我之后,永远不忘记我。」

  陈家洛道:「喀丝丽,难道妳以为我会忘记妳吗?」

  但见香香公主将全身衣服一件件的脱去,在水声淙淙的河峡中,金黄色的阳光照耀着一个绝世无伦的美丽身体……

  只听见身畔的赵敏看得深吸一口气;我也顿觉一阵晕眩……多么天真无邪的容颜!光身赤体,是这么美丽,又这么纯洁……

  按照原著,香香公主洗过浴后,就会被送回乾隆手上,最终在清真寺里自尽惨死……好,等我目不转睛、仔仔细细,欣赏完她冲凉,才再现身骂醒陈家洛也不迟啊。

  依据小说描述,陈家洛只会坐在岸旁静观,心无邪念,然而……

  这个游戏版的陈家洛,却喉结连咽,吞着口水,满眼情欲,霍然站起?
  他竟也尽脱衣裤,露出一身跟书生外形相异的练武体格,步入河中,走向香香公主——

  「喀丝丽,妳顺从親王……我兄长前……陈大哥想……要妳一次——」
  嗄?甚么?喂!这是哪门子的超展开?!

               (待续)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夜蒅星宸 金币 +8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